银杏树_银杏树价格_山东银杏树价格_江苏银杏树价格-邳州市睿轩银杏苗圃场

银杏树_银杏树价格_山东银杏树价格_江苏银杏树价格-邳州市睿轩银杏苗圃场

银杏新闻VIEWS

银杏树_银杏树价格_山东银杏树价格_江苏银杏树价格-邳州市睿轩银杏苗圃场

阅读银杏散文,品读人生

来源:未知   作者:admin   发布于:2012-12-31 08:34   浏览:
        记得,那时候,我才五岁。
  妈妈所在的学校是一所很小的中学,进了校门就是行政楼,行政楼的背后是操场,操场的左边是很高的一大排的水泥的石阶,然后又是一个小操场,我和母亲的家就在校操场的旁边,仅仅的一间屋子,很小,而且,还是用竹篱编好之后又涂上黄泥切成的墙。家里也很简陋,只有一张床,一张桌子和一个衣柜。
  那时候,所有的家庭都很贫困。
  童年的日子孤独而且寂寞,我没有什麽玩伴,因为我的成绩一直很好,因为老师都很喜欢我,还因为,家里只有我和母亲。
  妈妈的学校在城边上,向左就是市区,向右,只要两分钟就是乡村。
  那时候没有电脑电视,有的都是很自然的东西。
  冬天,比现在要冷很多,晚上,在盆里放一点水,到第二天早上就会结成薄薄的冰,取下来用笔筒吹出一个洞,用一根草绳提着,可以很快乐的过一个上午。还有大白菜的叶子里有很多的水,在早上也很结成冰,而且形状奇怪,我和同学们常常互相比赛,看谁手里的冰的形状更奇怪一些。
  大操场的边上是一个沙坑,我的很多的时间都消磨在那里面。用一个很小的锄头去挖砂,或者用沙子堆出各种形状的造型,或者什麽都不做,就是玩沙子,都可以很快乐的过上一天,年幼,总是无忧的。
  从大操场到校操场,要爬一大排水泥的阶梯,对于五岁的我,不大容易。阶梯的高度大约是我腿的一半——也就是说到我的膝盖,我只能爬,真的,是爬,才能上去。
  水泥阶梯的尽头,有两棵银杏树,很大。
  我并不知道它们就是银杏,是赫赫有名的活化石。
  我喜欢坐在树下面,看银杏飘落的叶子,莫名的感动。
  我还太小,说不出是为什麽,就是感动,银杏的叶,像一把小扇子一样的美丽,而且,它的中心是青绿的,向外面,逐渐的变黄,变成碣黄,变成枯黄,到边缘的地方,变成褐色甚至黑色。
  颜色的变化,在我的心里,就好像是人的一生,从无忧的年幼到青涩的年少到看尽世事的平淡到老去的平静。
  虽然,那时候,我还很小,还不懂的,或者说只是模糊的感到还不能明白的说出。
  到我读大学的时候,大学的校园里也有很多的银杏树,那时候,自己正是十七八岁青春年少的岁月,上课,图书馆,舞蹈队,文娱演出,排球比赛,太多的事,我无暇去关注就在我身边的一排排一排的银杏树,印象里只是模糊的记忆,有,它们一直在,如此而已。
  然后,过了很多年很多的人很多的事,之后,忽然的,就在我上班的楼下,新的图书行政大楼的下面,有一天,在冬季的晨雾的朦胧里,我忽然的又看到了银杏树。
  因为是冬天,最寒冷的时候,几乎没有叶子了,但是,我还记得它们是银杏,几片稀疏的枯黄的叶子孤零零的挂在树枝上,在风雨里,瘦瘦的瑟缩,曾经的记忆里的青葱,在现实里,已经不再存在如同青春年少的岁月。
  马上就要放寒假了,校园里已经没有多少人。寒冷和安静是这个世界的难得的时候。只有银杏的叶子,一两片的孤零零的在风里颤抖的舞蹈着,好像,还记得的春光明媚的曾经。www.rxyxs.com